今晚的雲層並不厚,但我卻找不到月亮的蹤影。抬頭,只看到一盞閃著微弱光芒的路燈,不怎情願地把光照到人行道上。風,有點冷,但我已有防備,裹了件大衣, 除了偶爾吹到臉上的風使我難受以外,冷空氣並沒有在我身上造成多大的傷害。我靠著圍牆坐著,正巧在那不情願的光線內,感覺起來比較溫暖。安德魯靜靜在一 旁,他喜歡黑暗,他一向如此,因此他坐在光線不及的地方。我想他應該也不覺得冷吧,他穿的比我還厚呢!

Jedi 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