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到藍波,應該是很多六年級與七年級前段班男生的共同回憶,我也不例外。小時候對藍波的印象一直都是驍勇善戰、萬夫莫敵的特種部隊軍人,全身結實的肌肉與那酷酷的眼神,背對鏡頭綁頭帶的招牌動作還常常被我們拿來模仿。永遠記得藍波那副弓箭,搭載不同的"彈頭"就有不同效果;還有那支多功能的"藍波刀";還有用火逼出身體內的子彈,雖然唬爛但印象深刻;更別提第三集最後的坦克與直升機大對撞,讓我了解到:原來坦克車比較堅固。
以上這些印象其實都來自於第二與第三集,刻板印象建立後,曾在電視上看到第一集,但當時的我卻覺得第一集很無聊,因為這裡的藍波沒到真正的戰場去當英雄,反而是被警察追殺的對象,那時的我不能理解這種劇情。直到長大以後重看,才了解到原來藍波是個落難英雄,才了解到為什麼主題曲是:It's a long road。

去年史特龍拍了洛基六,讓洛基系列劃下句點。今年的藍波四也為藍波系列劃下句點。由史特龍自編、自導、自演再適合也不過了,因為只有史特龍最了解藍波這個角色,知道藍波心裡渴望的是什麼。藍波的渴望不是再次提著武器上戰場把敵人打到落花流水,他只想獲得認同,被大眾接受,找回自我並回到家鄉去。他因為逃避而居住在泰國,這個跟他的家鄉(美國)相差甚遠,卻很類似他曾經出生入死為國奮戰的地方(越南),很諷刺吧。

雖然在現實生活中,藍波是眾所皆知的一個人,但在電影世界中,藍波其實是沒沒無聞的。傳教志工們不認識他,傭兵們也只把他當船伕,一個曾經為國家出生入死,不惜一切的越戰英雄,卻淪落到如此地步。相較於二戰時期在硫磺島上插國旗的那幾個小兵,明明沒啥英勇事蹟,卻被國家捧為世紀英雄。這世界真是現實,為了二戰募款而捧出硫磺島英雄;為了安撫人民情緒而貶低越戰英雄。

即使過了這麼多年,藍波還是無法獲得認同。片中他載送志工卻遇到海盜時,他弄髒自己的雙手去殺敵,為了就是保全這些志工們的安全,但依然招致白眼與不解。這些理想從高卻沒上過戰場的人可曾了解到戰場上的可怕?在戰場上殺人已經是不得已的事情了,不殺就是被殺。寧願去怪罪那些發起戰爭的上位者,也不該怪罪這些在下面執行命令的軍人,他們是不得已的。後來這群志工被抓,被救,又被襲擊,只剩下兩個活下來,戰場用最血腥的一面教他們什麼是現實,代價很高的一堂課。

藍波四雖然有部份也是打殺片,但不同於第二與第三集的地方有兩點,(1) 傭兵加入:代表藍波不是一個只靠自己就能擊敗一整團軍隊的無敵英雄,這集當中要不是學童留下來等他,情況可能會非常的不妙。(2) 畫面寫實血腥:這算是近幾年來戰爭片的潮流,但早在藍波時期,那時候殺人超簡單的,拿起機關槍打一打,雜魚們隨便中個彈倒下就算死了。小時候看藍波電影,會以為戰爭很簡單、甚至很有趣。在這集當中,被殺的人可沒那麼幸運,幾乎沒有一個保有全屍,不是爆頭就是身體開個大洞。小時候的藍波如果是這樣的,我想沒有人會認為戰爭有趣吧。這兩個改編,也象徵著藍波系列又從無腦英雄片回歸到帶有警世意義的電影了。

藍波夢到往事還有片尾回國這兩段,實實在在讓我鼻酸了。我覺得史特龍的用意除了讓大家緬懷一下以外,更深層的用意是他想把這段路給走完,回歸到原點,如果他當初在小鎮上被接受了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。這段路他走了三十年,終於在今天走完了,果然是:It's a long road.

P.S. 關於片長問題,我覺得並沒有很大影響,順暢的看下來,到最後結束的情緒醞釀恰到好處。打殺的鏡頭這樣就夠了,藍波的勇猛已是眾所皆知,史特龍拍這部電影不是要再次讚頌藍波,而是要給藍波一個好好的結束。

P.S. 經典的音樂還是那麼的動聽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di Knight 的頭像
Jedi Knight

about Holmes

Jedi 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