戰爭電影
很多不外乎是描寫正義與邪惡的抗衡
但是戰爭跟我們的人生一樣
不能用這樣的二分法
沒有勝負輸贏
唯有記憶留存
謹憑這部電影紀念
那些早逝的生命與留存的傷痛
記住他們最真實的面貌


導演  克林伊斯威特

這是由克林伊斯威特( Clint Eastwood)導演的一部戰爭片,描述二戰時期,太平洋戰場上最血腥的一場遭遇戰:美軍攻打日軍領地硫磺島。硫磺島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,美軍勢必要攻下;而日軍則以生命死守這塊小島。

海報上六個士兵插上美國國旗的畫面,則是一張廣為流傳的照片,在當時為美國本土的人民帶來很大的鼓舞,而照片中的六位士兵倖存的三人也在當時被捧為英雄。

也許世界上根本沒有英雄
也有許多英雄也並不想被當作英雄
我們根據自己的需要創造出英雄的存在
唯有如此,遠離戰爭的我們
才能稍微了解那所謂的犧牲與救贖
那邊緣的一點點真意


這是電影中的一段話,反覆咀嚼這段話,再回想電影的情節或是我們真實的生活環境,就會產生高度的認同。這也是電影中所要探討的重點。到底什麼是英雄?英雄為何出現?英雄是否真的是英雄?



這張就是當時士兵在硫磺島上插美國國旗的照片,看這張照片的感覺是否慷慨激昂,就好似大家經過浴血奮戰,奮勇殺出一條血路,爬上山頂,用僅剩的氣力豎立象徵勝利的美國國旗。沒有一個人看著鏡頭,更感覺出他們的專注。

我在看電影之前,還有電影前半段的時候,一直有上面這樣的想法,期待電影會演出這壯烈的畫面。但是當劇情真正發展到這裡的時候,我愣住了,完完全全不像我期待的那樣,他們幾乎沒什麼困難就爬到山頂,原本先豎立一面國旗,激勵了當時在島上的美國大兵們,但這次的豎旗卻沒被拍下來。後來因為有個長官想要收藏這面國旗,因此命令下面的人用另一面國旗去把原先的國旗換回來,這第二次豎旗,剛好有記者跟著,剛好他們找到的旗杆很重,所以大家才會很費力的搬動旗杆,剛好記者站立的位置是在他們的背後,這陰錯陽差的一按快門,造就了這張"激勵人心"的"英雄"照片。美國政府利用這張照片跟倖存的士兵,大力宣傳,讓美國人民對政府有信心,對戰爭的勝利有信心,也肯花錢買政府的戰爭公債,美國因而有更充裕的資金去打贏二次大戰。

英雄果然是人為的,而且被稱為英雄的人不一定是英雄,也不一定想被稱為英雄,但大家需要英雄來滿足心裡的期待,因而英雄被製造出來。在別的地方有看到其他文章舉了現在最紅的王建民當例子,我覺得蠻貼切的。王建民他努力投他的球,盡他該做的本份。遠在美國的他,卻被台灣大眾當作英雄,媒體大肆報導,商人更樂得利用王建民的"英雄"身份來創造商機,消費他,利用他。哪天當他的光環褪去時,被製造出來的英雄形象也將不復存在。

電影中有句話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:「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很了解戰爭,尤其是沒打過仗的人。」千真萬確,沒上過戰場,沒經歷過這種人間地獄的人,常自以為了解戰爭,以為戰爭是很簡單的事情,正義要戰勝邪惡,正義必勝、邪惡必敗。但事實絕對不是這麼簡單,也不是我們這些生活安逸的人能了解的。我們只能從一些歷史記錄中知道一點點皮毛,但歷史是人寫的,照片是人拍的,絕對無法完全客觀,就像這張硫磺島上的照片,事實與想像的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我也很認同導演的理念:「謹憑這部電影紀念那些早逝的生命與留存的傷痛,記住他們最真實的面貌。」而這部電影帶給我的影響之大,是其他戰爭片比不上的。

或許,這部電影不能歸類於戰爭片吧。

Jedi 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SEESS
  • 塑造出來的英雄

    這部要跟"來自硫磺島的信"一起看,同一個導演從日本方來說同一件事,感覺起來更是心酸。為了國家的未來而說謊的美國,有的英雄曇花一現,有的英雄憂鬱不得志,這也是一種犧牲,造就國家最大的利益。
  • 我兩部都有看,都超愛。我覺得這兩部片超越了戰爭片,包著戰爭外皮,骨子裡卻是批判戰爭的愚蠢。
    來自硫磺島的信比較感人,我想可能因為那是杜撰的劇情的關係吧,比較能發揮。

    Jedi Knight 於 2008/02/04 11:1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