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真的很奇怪

你有沒有過一種感覺:突然間,原來重要的事變得好像一點也不重要,原來不重要的事卻變得很重要。我呢,只要有飯碗,有空閒時間,能好好生活就很滿意了,成就不成就沒什麼意思,但是你喜歡我的照片我很高興,希望你講的是你真正想講的,別騙我。我一直覺得我的照片每一張都沒什麼意思,但是搞不好有人看到會想起一些往事還是什麼的,對這些人就有意思,其他人就很難講,要有點想像力才可能覺得有意思,因為我的照片拍得並不「漂亮」,但是我覺得我照的那些人對我來講很有吸引力,我看到一些跟我共同或相異的東西。有時候,照片不是看了就覺得好,反而是很久以後才突然覺得以前看過的哪一些好,而且單獨一張有時沒有太大意義,整體的感覺有時強烈得多。比方說,如果一個人旅居國外,看到你拍的車埕、台南公園可能就很有感觸,因為那是故鄉的景色,我現在還記得小時候去台南公園玩的感覺。

如果要偷拍,就不要怕,相機拿穩給他拍下去就對了。

我開始喜歡這個 icon 了,算不算變態?




記得大學以前的我,把考試成績看得很重要,國高中的時候,每次段考前總是會很努力的唸書、複習,倒也收到不錯的成效。但到了高三後,考試的範圍越來越廣,每次的模擬考對我來說都是痛苦的經驗,因為我唸不完,然後越考越糟。推甄的時候,選擇了成大醫學院,但我並不想學醫,當時算是順應著眾人期待的路去走(到現在我還是很納悶,為何成績好的學生大多以醫學院當第一志願?)後來沒上,那時的心情是很矛盾的,一方面慶幸自己不用唸醫學院;但另一方面,卻也會因為被刷下來而心有不甘,那一屆成大說要錄取五個名額,但最後錄取了六人,六個都是女生,為何會多收一個,官方說法是:「五、六名口試成績同分。」後來當然就參加了聯考,考的蠻糟的,雖然當時已經決定要唸理工方面的科系,但還是考了生物,畢竟高中時期我對生物蠻有興趣的,後來的總分連醫學院的邊都摸不著,而且我較喜歡的數學和物理都考得很爛。聯考完後,有很大的挫折感,當時我甚至不想面對班上的同學。後來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平復。

大學後,唸書不再是我最重視的事情了,成績也變得不重要,覺得只要維持個程度就可以,何必去拚那前幾名。大學時代做自己事情的時間比唸書多很多,大致上都是考前加倍努力讀,成績還能維持的不錯,比上不足、但比下有餘了。而我唸書的方式也不像高中時期那樣:非得唸到看到題目後能馬上反應的程度不可。變成以理解為主,當同學們在寫題目或看考古題時,我可能才剛開始要讀,幾乎沒時間寫例題,我也不喜歡看考古題,因為這樣會造成過度的緊張與不安,還是按部就班的唸才適合我。

因為這樣的轉變,我的生活變得有趣多了,雖然我不像一般大學生那樣,總是成群結隊出遊嬉鬧,但是在家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一種幸福,也不用每天擔心書唸不完。:D

我也覺得只要工作平穩、有足夠的錢,然後要能繼續維持我的興趣,不希望因為出社會而放棄它們。錢對我來說不是非常的重要,夠用就好。在台灣,大部份的人,只要踏入了社會,他們的生活重心就是賺錢而已,興趣變得不重要了,或許是不得已被迫放棄,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是很可悲的,當年輕的時候賺夠了錢,年老想享清福時,卻發現自己除了會賺錢以外,什麼都忘了。如果能以興趣當職業這是最棒的了,我希望我能達到這裡想。

我說你的照片看起來很有感覺,那不是敷衍你的,從京都那系列之後的照片我都很喜歡,簡單的說,就是能感受到那些人對你的吸引力,情侶、聊天的朋友、母子、棒球隊、或是在人行道的婦人...等。不過之前的照片,就沒那麼強烈的感覺,可能是因為之前的畫面包含太多事物,反而顯得有點雜亂。

我是大學以後才開始拍照的,當時我媽把外公送她的相機給我使用,那相機的年齡比我還大呢!這幾年拍了不少照片,但直到去年暑假才真正開竅,因為開始去圖書館找書來看和學習,相簿中的照片大多是近一年來拍的。最近看了你的照片,讓我對拍照有不一樣的看法,之前總會想要追求「美景」,但現在覺得,拍照就是紀錄當下的人事物,不一定要非美景不可,也不要為了「讓他人感動」而拍,這樣反而會礙手礙腳的,照著自己的意思拍就對了。

你喜歡那個icon,不算是變態啦,只能說是比較不正常:p

Jedi K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